郭泰来艺术馆揭幕与郭泰来畅想人类未来

2017-11-19 06:27

  2017年11月8日下午“厉害了我的国——远方·”郭泰来艺术展暨郭泰来艺术馆开馆仪式在市密云区东邵渠镇东88号汇源农谷隆重揭幕。汇源集团董事长朱新礼先生、法国驻华、中法文化交流使者、著名企业家、艺术家、集团高管应邀出席。值此汇源集团成立25周年之际,艺术家郭泰来与汇源集团董事长朱新礼携手打造,以“厉害了我的国——远方·”为主题,以“郭泰来描绘中国34个省市自治区的作品走进联合国”,“郭泰来60年艺术作品汇总回顾”为两个内容单元展开,携手为伟大的祖国献礼。

  郭泰来:这次作品应该说是一个相对而言的比较大的汇集展览,因为过去展览,比如说都是带有主题性的,或者是带有一个层面上的,比如说带有专项的,但这次基本上是一个总汇。但它又没有完全是一种类似于回顾展。因为今年很有意思,我今年正好整60岁,也是汇源集团成立25周年之际,正好赶上这个时间点。所以我的作品应该说是从上初中,十几岁一直到今年,到60岁,学画是6岁,学画是从小学的画,从6岁开始,今年整到了60岁,整个这个历程。所以这个当中的作品,虽然不是特别全,但是基本上能看到大概齐的面貌。因为要是从线年,甚至包括学生时代的作品,起码要是从风格上来讲,或者从表现形式上来讲,也有十几种了,因为我是在不断变化的艺术家,不像别的人总是在画一种。我最早学的是俄罗斯画派,写实画派,后来又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我们那个时代,我们这些人都学的是苏派的,所以我们的教学体系,也是像过去苏联西契斯加科夫教,都是那一套。这次作品应该说是跨度比较大,从十几岁一直到整60岁的作品,各种题材各种风格都可以看得到,所以这个展览,它不是主题性的,类似于回顾展。

  郭泰来:这个创作初衷,它类似于回顾展,等于是把初中时候的作品一直到现在的作品都汇集在一起了,所以它没有一个主题,基本是把各个时期的作品集合在一起,所以并没有所谓的创作初衷。

  新浪当代艺术: 您的个展的题目是《厉害了我的国》,《远方》,您本次参展的作品,跟您之前创立的主义画派之间有什么联系吗?

  郭泰来:前一段中国地名协会找到我,让我画了34个省市自治区和港澳台加起来,一共是34幅画,一个行政省区选一个地方,就是等于把我们中国整个画了一遍,虽然是辐射了34个点,但基本上是我们整个的国家的概貌,大概齐都涵盖了,这是一个其中很重要的内容。所以我就说,在我们正好召开十九大之际,我们又有这么一个展览,又表现祖国的34张重要作品,而且这34张重要作品,它已经集成书了,叫走进联合国,已经送给联合国,联合国的官员们也非常喜欢,因为我画了一个不同的风格,到时候你一看就明白了。而且它不是传统那种写实的,照景对景画,基本上在原貌上进行了艺术加工,所以非常有趣。所以联合国大使看了以后,他觉得非常好,他觉得这种表现方法,是更带有艺术性的。因为我们中国绘画有个问题,大家伙画的一个面貌,有时候如果你不签上名,人家不知道谁是谁,感觉到都一个黑糊糊的样子。所以他们联合国官员看了这个34幅以后,觉得非常好。

  你又能看到那个实景的情况,很接近,同时又有艺术加工,所以他们觉得非常好。所以有这么个题目叫《厉害了我的国》。同时还有一个延伸,叫《远方与》,这个远方是用了汇源集团董事长朱新礼一个诗。朱董事长虽然他是从一个土生土长的农民,一直到做了村长,村,最后又做了国家干部,然后又下海做生意,做得非常好。汇源集团,你知道,我们可以说全国人民几乎都喝过他的品牌的果汁,所以他的影响力很大。

  同时,我对他的了解,这位老大哥,他比我大五六岁,他属龙的,这位老大哥也常有情怀的人,他不像别的人,说做生意就是为了赚钱,他不是,你从他的诗里头,你就能体会到他这人的情感,和对这个国家,对这个民族,对将来我们这个国家的未来的方向,他都是有所的,也是有所希望的。所以他希望通过汇源集团做的这个大农业,将来给我们农民带来真正的实惠。你们这次如果说去采访,或者你们到现场去,如果见到朱董事长,虽然他不是艺术家,但你们也可以采访他一下,因为不管我们搞艺术,还是他做企业,尤其是他做这个农业项目,应该说是对我们人类的美好生活,应该说是一样的,因为艺术家是表现美,用中央党校著名经济学家陈高同来讲,正好我们三个人聊天的时候,陈高桐说,实际上你们是两个艺术家的,就说我跟朱新礼,说你是在纸上描绘美好的事物,朱董事长是在大地上描绘美好的东西,他是大地艺术家,你也是艺术家,他说你们是两个艺术家的相会。

  所以我觉得这个也很有意思,我觉得你们也可以在新闻稿里写上这个,很有意思的。等于是我们在纸上画画这种艺术家,人家是在大地上创作的艺术家,他要种植果树,种植花卉,养牛、养羊,也是一个非常美好的社会的情景。所以我说,你们可以我觉得把艺术跟我们的现实生活还有我们这两方面的都可以写一写,我觉得非常好。因为它也是一个著名的品牌,也是本民族的品牌。所以有一次我在发微信上,因为我看了一条关于他的新闻,我也非常有感触地说,像朱董事长这样的人物,应该就是民族英雄,什么意思呢,就像贝多芬说,只要这个人对人类稍稍有所贡献的人,就是英雄。所以我说他是个大英雄,他等于对农业有一个宏观的展望。

  再说到我的主义,因为在我们人类的绘画史上,尤其到了近代社会,那就是我们分门别类,艺术的分门别类,我们的艺术表现形式,和我们人类的生活发生了剧变。所以,在20世纪,就是在它成熟的阶段,进入到工业时期的几百年之后,等于是进入到20世纪,他们在艺术表现,在所有的领域里头,他们也有一个非常好的探讨。

  虽然我们中国的社会在跟的上20世纪100年比起来,我们相对地是封闭一些。我们跟算两个系统,他在20世纪做了一个伟大的尝试,20世纪的现代艺术,我认为还常辉煌的。我们中国因为经历了,经历了很多很多的各种运动,可能我们在相对跟,在艺术领域里比起来,我们属于一个比较相对的封闭系统。但是在这个封闭的系统,我们中国人在经历了将近150年的近代的,这种坎坷,被人的局面困境下,我们现在中国应该说是从1949年,我们毛宣布,说我们中国人民站立起来了,到了中法建交50周年的时候,习有一个重要讲话,在法国巴黎,他宣布了,中国这头睡狮已经醒了。这个来源是怎么回事呢,来源是当年法国拿坡仑说了一句非常著名的话,说中国是一头睡狮,一旦它醒来,世界将为之发抖。但是习在法国是这么宣布的,说中国这头睡狮已经醒了,但它是一只和平的友善的文明的狮子。

  所以我说,我们听到以后,像我这个年龄,我们都很有感触的,因为我们对过去的150年的回顾,我们在国际上没有话语权,我们的园,我们被八国联军给抢砸,可以说作为我们这代人,还有一种感,从我们心头上觉得有一种压抑感。总是希望为这个国家做点事情,所以我们虽然从某种层面上来讲,虽然是个艺术家,或者是被称为一个现代派艺术家,但是我们是很有,很有责任的,希望通过我们的艺术,让世界人民能够感受到我们中国5000年文化的深厚,和我们当代社会,我们中国也是在欣欣向荣,也是在逐步往上提升,也是在逐步发展,逐步完善,逐步提高,和进入到一个更高层面的发展阶段,所以在这个时候,我发表了一个,应该是2016年的6月6日,发表了一个主义宣言。

  这个宣言,我实际上应该是对应的是上个世纪,应该是1908年,应该是对应着像毕加索所表现的立体主义风格,为什么说立体主义跟主义,这是一个跨度这么大,100多年,但是这两个有呼应,是什么原因,我可以给你简单说一下这个主义。

  因为当时我的考量是,毕加索在那个时代,在上个世纪初,他跟爱因斯坦这两个人,爱因斯坦可能稍微地长他四岁,所以在那个时代,当时爱因斯坦提出。所以在那个时期,据说毕加索也非常关注人类的发展进程。所以他对科学界的事情也是很关注的。所以当时产生的立体主义并不奇怪,因为立体主义跟,有非常接近的地方。因为大家伙不理解立体主义是怎么回事,实际上立体主义在里头拓展了二维空间的东西,它表现了一种时间,一种空间,又是怎么着,在他之前没有艺术家这么表现,比如说他把看不到的地方也展现出来,实际他做了一个伟大的事情,在艺术是一个创举,所以他表现了时间与空间,跟,跟很多我们当时的社会发展进程是相吻合的。

  所以当时我们说有了立体主义,是在我们艺术史上是很关键的一步,到了21世纪,就是2016年6月6日,我发表这个宣言就等于是从毕加索的1908年那个立体主义,到2016年的主义,它的连带关系是什么,因为我们现在所处的这个社会,和我们整个世界的进程,我们现在发展的速度常快的,现在我们每一年的发展速度,应该是20世纪的四到五倍,什么意思,就是我们现在的一年,实际上是上个世纪的四到五年发展速度,而且应该说下一步我们人类的发展速度就不是说我现在所说的现在的一年跟20世纪的四到五年相比较了,而是我们再过,有可能过二十年左右,我们发展速度可能是我们现在的一年是过去二十世纪的十年。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我们科技的进步,已经给我们人类带来一个的前景。

  我们现在所使用的计算机的运算速度像骑自行车,量子计算机的出现,它是飞机的速度。所以一个骑自行车,一个飞机的速度,是不可比拟的。

  所以我们人类,应该说是在一个更高阶段的发展上的,跟过去不是一个当量,所以我们人类的下一步,我的预测,有可能是第一步,是机器人时代的来临。因为智能时代,也是我们现在已经提出来,智能时代,我们人类要智能化,智能社会。

  所以我们现在人类马上进入到了智能社会,和机器人时代的来临,所以,我们现在的艺术,应该是一种全新的艺术,我把目前所发生的现象,目前很多艺术家的艺术作品,我统统用我的艺术划分,统称归为农耕时代的艺术品。为什么我把从立体主义到主义,这一阶段,这一百多年,说得这么重要,一个转换,要提出一个主义,原因是什么?原因是因为我们科技的发展,科技的支撑,和我们人类经过工业文明的巨大的飞跃进步。

  我们下一步的跨越是任何人都想象不到的,所以我把我们今年2017年到2047年这三十年,我认为是我们人类的最后的一个发展阶段,就是说要过去。农耕时代所有的知识,所有的系统都要被,到了2047年,人类将转换成为一个新的角色,新的生活方式,新的领域。

  我给你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比如说我们现在人,我们的常识,我们所知道的知识,都是不完备的,而且都是带有猜想似的,包括我们人是从哪来,这个星球是怎么形成的,这个是怎么形成的,实际我们都是在做一种猜测。我们对于吃什么,吃荤的吃素的,还是吃什么对身体更好,其实真的没有。因为我们人类,你想从200年以前,平均起来30多岁,一直发展到今天,人类到了全球应该是在七八十岁,年龄从原来的35岁翻了一倍还要拐弯,就是我们人的寿命已经提高了。但是,由于过去没有医学进步,还有其它科学进步,我们人类对长寿的幻想,只是一种梦想,根本不可能实现。但是我们在今天,由于科技的发展,完全可以实现人类的长寿,人类的高寿,人类的,都没问题了。

  我给你举个简单的例子,我们可能再过十几年,当我们纳米机器人医诞生的时候,完善的时候,就在我们俩谈话这个时候,很多纳米机器人医生在我们身体里给我们做治疗。当那个时候我们就没有疾病,没有衰老。所以我的判定是,到了2047年,是人类的一个拐点,到了2047年那个时候之后,可能人类进入到阶段的第一阶段。什么意思呢,超越百岁。为什么我把百岁之前的所有的界定都称为农耕时代,因为我们没有发展到另外一个更高级的形式。所以我们那时候把人基本上是百岁,我们人类撑死了120岁,但是跨越到2047年之后,绝对应该是进入到人类的200岁,500岁,800岁,甚至上千岁已经都有可能了,就是说你只要活到2047年之后,就有可能进入到200岁。你进入到200岁之后,在下一个阶段就是500岁了,你进入到500岁才能进入到800岁,进入到800岁,你就能够进入到千岁。随着人类的进程,工业,科技,智能,你只要到一定的,我说的这几个阶段,你最后都有可能成为一个的人。

  的人是什么概念呢,比如说像马斯科,著名的美国公司的特斯拉(微博)他的产品。

  他就很了不起,很伟大。他就想把我们人类送到火星上去,送到火星,将来我们要去外太空,去发展我们人类的驻足点,拓展我们的生活方向,更宽阔的领域去。在他同时,现在还有一个科学家,我忘了叫什么,也是一个美国人,原来是男人身,后来做了手术以后变成女人身,等于他变性手术。这个人又写了一本书叫《虚拟人》,不知道你们看过没有?没看过。他的想法又超越了马斯科,就说我们将来人的形态,不见得是你我,目前我们人类这个形态,很有可能是另外一种形态的存在。因为当我们破解了智能,当我们破解了思维,当我们破解了人到底有没有灵魂之后,人的这个躯壳已经不重要了。所以这个《虚拟人》写得常高级,写得常好。你比如说我们过去的知识,就像我现在喝咖啡,坐在一起。假如有一天我在火星上,我跟你有一个联系方式,我说请你到火星上跟我去喝咖啡。你说得九个月时间才到那,漫长啊。这个知识就落后了,你可能瞬间就到我那去了。甚至更遥远的地方,因为到火星还很近。

  如果说到更遥远的地方,用我们现在来说,得多少亿光年才能到的地方,现在是无法实现的。但是我说有了《虚拟人》这本书给我们的知识,和科学家的幻想,和将来真的能实现,我要在遥远的星系,遥远的银河,我也给月月发出个信号,你也瞬间就过去了,根本就没有距离跟时间的概念了以后。所以我说我们人类要有这种畅想,不是说我们总是在星球上。因为我也认定这个星球是我们的摇篮,人类一定要跳出去。所以我说,作为科学家,作为艺术家,应该有一个交汇点,就在一个更高的点上,有一个更广泛更深远的想象力,我觉得这是赋予我们的最核心的宝贵的东西,那就是创新、创造、富于幻想,能够引领这个的发展。这是我们人类应该是可以做到的,也是我们人类的制高点。

  所以我在宣言里写,人的神的时代就来临。我们能想象到的,经过时间的检验,经过时间的推移,我们都会实现。所以我说我在这个时机,此时此刻提出了主义宣言,我不知道你看过没有。基本我是把我们人类未来的发展方向,我们将来所要走的道,我会指出一个目标。对,所以我说,应该说在我提出来这个主义之后,应该我把所有的艺术,毕加索、马蒂斯,还有我们当代的很多很多的,包括美国那些非常著名的艺术家,我觉得我统统把他们列为农耕时代,因为他们都是在我们还算工业早期提出的理论艺术。所以我说,下一步的艺术有可能就会按照我的想法,按照我这种思维去创造更新的艺术,把现代艺术这一百年,应该是到此就让它结束。

  所以我有时候跟薛永年老师,我跟他开玩笑说,我说我有可能是这个星球上最后一位职业艺术家。因为将来就是跨界,因为我们人人都是艺术家,人人都是科学家。当然我这个科学家跟艺术家的概念,不是现在这个范围,因为我们人类的下一步,既然机器人能够这个世界,而且机器人可以为我们人类服务了,机器人完全在这个星球上,可以把我们人类99%的工作都可以接纳,它来做了。那我们人类有一个更新更高层次的选项。

  我给你举个例子,比如说出租车司机,他这一天很辛苦,实际他在做着一种最的工作。他每天早晨一睁眼,他可能不知道现在什么情况,反正过去出租车司机说了,我一睁眼就欠公司几百元,我这一天要不玩命干活,不干十几个小时,甚至二十个小时,我无法挣到钱。所以你说他这一百年,他大部分时间都消耗在这个简单的驾驶上。实际这种简单的驾驶,是机器人将来都可以做得到的,我们智能车。因为好像有一个材料说,再过好像不是25年就是15年,有一个时间点,法律上就人再开车了,因为我们将来,将来我们所有的设备。全是智能的,你只要设定,你该上哪上哪,而且没有人员事故,因为完全都是在智能的管理之下。你设定,只要你设定好,你在车里头,你就是想干什么干什么,你就是睡都没事。所以将来,我们未来的交通工具,那完全是智能化的,你在里头可以办公,可以工作,可以休息,可以干一切事情。在车里头全都可以解决掉了,所以将来就是智能化了。我们人类达到了这么一个阶段。所以我说,我这时候提出来的主义,你就应该知道,它在这个节点上提出来,就跟毕加索当年能够产生立体主义和立体主义理论,跟那个时代是相对应的,跟,跟科学发展进程。所以我今天,我提出这个你会觉得可以接受。如果我把我的主义搁到上个世纪的2008年,你是无法接受的。现在我给你举个例子,最简单,毕加索那个时代,在舞台上,在剧院里表演大变活人,那绝对是假的,因为他无法克隆,他没有新技术的支撑,这只是一个简单的比喻。我要是作为魔术师,跟毕加索我们的区别,我大变活人是真的,我可以克隆一个真的人,就是说这个时代跨度这一百年,可见科技的进步。

  过去说什么手术都可以做,但是换头术不可以做的,过去没有那么高级的技术。但是现在,就在几年以前,应该是在,起码是四年以前,有个著名科学家叫秦林正,我们俩面对面地聊过换头术这个事,他说只是没有报道,但是已经确实有一例成功的例子,你们现在要看到的是将来要做一例,实际上已经有一例了,是英国,说有一对青年男女恋人,开车出去,除了车祸,男的身子是完整的,女的头是完整的,把这两个人缝合到一起,居然活了三个月。所以这个科学家说,能活三个月,就能活三年,能活三十年,人类已经发展到可以换头。你想人类已经到达了一个非常高超的技术的层面上了。

  所以我说我们人类应该说什么什么,只要你能想得到,都能做得到。到了2047年之后,当我们人类进入到更长寿的阶段的时候,你的所有的思维,你的所有的知识,所有的社会结构,所有的生活的层面,通通都会大调个儿。

  我就说到了22世纪,或者21世纪的下半叶,如果你再谈论长寿,可能就是相对比较可笑的事情了。所以我提出来这个主义,是针对我们人类进程,和我们绘画艺术发展的进程提出来的。所以我说我通过这个宣言之后,会画很多很多新的作品,很多很多表现跟我们原来的早期的工业时期,跟农耕时代的艺术作品完全不同的。你比如说范增是我的好朋友,他画了很多《出关》,我说老也出不了关,画了好几千幅了也出不了关,因为他还处在500年以前,已经完成的东西。但你现在画,作为继承是没问题。

  但是进入到人类发展的更高层面上,如果还是这种古老的艺术,那肯定人类就会发生问题了。所以要接受新的东西,要不断创新的东西。而且到了一定程度,是必然要进步的,必然要有新的东西出现,这是任何人不了的,因为人类发展到一定程度,必然要出现的。就像将来我就想开老爷车,根本这个道就不适合你开,如果你不仅不,就要被淘汰。

  所以我说,我们主义,就是在这个时间的节点上,跟立体主义是相对应的,我们等于把现代艺术的一百年到此结束,我们要展望一个更新的未来。这个主义就谈到这。

  新浪当代艺术:郭老师,当代艺术是一个潮流,我知道您在十年间,就通过反复的绘画实践和大量的阅读,就逐渐地打破了这种传统的形式,奠定了艳彩艺术基础。随后您创立了主义画派,您如何理解中国传统艺术的创新性?在这种创新的过程中,艺术家他应该具备哪些思考呢?

  郭泰来:当代艺术是这样,因为在我们的前面,包括在社会,它经历了一百年,我们已经都看到了,它的发展历程我们都看到了。现代艺术应该说是我们进入到工业以后,尤其是20世纪,等于是20世纪初才逐步地有了飞机,有汽车,才有了现代的工业的雏形。所以有了工业雏形,人类有了转换了时候,才有了现代艺术。就是现代艺术绝对是伴随着我们人类的进程出现的。就像过去说,我们看到几万年以前,或者几亿年以前,洞穴里的画,实际它也是跟我们人类相对应。因为那时候人处在狩猎阶段,这种的生活时代,所以他可能画的牛是一种文字记载,他基本上属于记载形式的,跟绘画艺术是无关的。

  但是我们现代艺术实际上进入一种层面。什么叫层面,不是说表现一个具体的事物,我画得有多么像,这已经是落后的,因为有技术,有全息摄影,有电影,这些足以解决了我们写实和我们人眼睛可以看到的东西都可以解决掉。

  现代艺术应该是什么,应该是层面,所以我的下一步作品有可能是没有造型,为什么没有造型呢,它有很多原因。你比如说,现代技术能够解决的东西,艺术就不要再重复。而且艺术应该跟我们发展的,发展的阶段性有关系。你比如说我们进入到现代社会的欣赏,看到一幅画面,不是说画一个苹果就去欣赏。而是我们需要一种层面的去理解。比如我们人类发展到一个更高的阶段,比如说我们本身的知识结构,我们的学问,我们的所有水平都会大幅度提高,对于最原始的只能是一种回顾,一种回忆。而且我们应该是往前看。

  所以我们的艺术,应该是走在人类队伍的面前,在人类面前是引领者。刚才我说艺术和科学是个交汇点,实际上说得更严格一点,艺术应该超越于科学,应该它在前头领。在人类队伍最前面应该是艺术家,因为科学家还需要有科学实验,还需要实验室,还要,还要实践。所以我有时候就考虑,作为艺术家是否,我可能是最后一个艺术家,那就是说结束掉这段历史了,但是在现在可以说,艺术家还应该在前头引领。

  在这三十年当中,剩下的这三十年中,我说艺术家还应该在人类的队伍面前引领。因为你的想象力,你的富于幻想的东西,给我们人类,就像你在前面拿着一个蜡烛,你在前头拿着一个火炬在跑。大家伙应该知道我们人类的发展方向。因为我们目前人类的生活,还是在文明与在交汇,融合在一起。比如说我们很多的人类的争斗,我们的战争,我们的所有所有的一切,不文明的东西,还伴随着我们。比如像咱们说的所谓的,当然这个牵扯到层面了。应该说,我们结束掉原始森林,强弱,大小,这都属于是原始,不应该是我们文明社会的存在动机。

  但是我们现在,在我们这个进程当中,它的存在也是合理的。文明与,与,在伴随着,这是人类的可能也是必由之。所以我们下一步应该到了一种的王国。

  我这么幻想,作为艺术家的幻想,我们下一步,我们人类不需要者,不需要集团利益,我们可能机器人也好,智能化管理也好,我们人类就可以自助自行管理,都有可能。所以我在我的宣言里头有国际,货币,战争,所有这些,原始森林,所以我提出来了,我们未来社会图景基本是,我作为一个艺术家对未来的考量,通过一个载体,通过我的艺术来表现及,来实现我的。

  所以我当时跟法国的一个艺术机构签约,他们就说郭泰来不是一个单纯的画家,他把我定位为艺术思想家。基本上我是在现代艺术,我是作为一种思想来思考的,来考量的。不是说,我画个抽象艺术,我成立个什么派,我郭泰来就如何如何,不是这样。我还是希望我们的艺术,跟我们的生活,和我们人类进程紧密地放在一起。而且艺术家要有一个艺术家的责任。不是说像我们社会经常说,什么猫王、虎王、狮子王,画什么就是什么王,我觉得那很可笑,那就是一个摆地摊的。真正的艺术家是要有,要对这个社会有判断,要对这社会有引领。所以我对现代艺术的考量,是从这几点来考量的。

  郭泰来:汇源集团正好到今年是朱董事长从他的创业一直到今天,经历了的和现在辉煌的25年。因为作为一个民族品牌发展到今天也是很不容易,你不管经历了什么样的困难,什么样的困厄,他没有倒下去,而且还发展壮大。所以正好,我说我这个郭泰来艺术馆的建立,正好是11月8日开馆,跟朱董事长,汇源集团的25年的辉煌,和它成立25周年之际,汇源发展的25周年之际,我说这也是一个非常的,一个巧合。因为就像刚才,我所说,陈高同,中央党校著名经济学家教授所说,我们两个艺术家,他是大地艺术家,我是在纸上作画的艺术家,我们都在描绘美好的场景。

  所以这个展览,我认为你们从这方面写,虽然你们是偏重于艺术,但是我认为你们要把我们浓重地写一笔,因为我就说,你们在写艺术家,实际他也是个艺术家,就像我们说大董,就是我们吃饭的不是有一个饭店叫大董吗,大董也是一个艺术家,也把美食作为一个艺术来,他自己本身也像个艺术家,人家走在马上比我还像个艺术家。什么意思呢,我们这个时代,我们各行各业,我们只要像刚才我说的,对这个民族,对我们人类的进步有所推进,所以我说我们都是艺术家。我们这两家的合作,虽然他是一种企业行为,我是搞纯艺术,但实际上我们两个都是在做着一个艺术家应该做的事情,所以非常有意思。所以这两个的结合,这两个同时在一起,我觉得你们可以写,应该浓重地写一笔,赞美一下他这个企业。因为什么,你想,你们看到我的画几种可能性,一是很愉悦,色彩很鲜艳,很愉悦,同时,我也给你们一个无限的畅想,你可以通过我的画面看到很多很多未来的。

  朱董事长他虽然做的是汇源果汁,但是这汇源果汁也是在我们人类进程当中提升的一步,比如桃子,通过他的最先进的技术,可以放在储存物里头,让我们人类随时可以用美食,美的饮料,这也是我们人类生活的一部分,也是一种美,美食也是一种美,也是一种艺术。所以我说我们两个的这种时间结合点,正好我是60岁,汇源集团成立25周年之际,我说这常有趣的一个点,我们其实严格来讲,都在做一件事情,只是表现形式不同。

  他很接地气,而且他的经历也是这样的。所以我说汇源的25周年,跟我这艺术馆的开馆,是有一个很好的结合点。你可以写一下,我们两个都是艺术家,只是不同领域的艺术家,都在对人类做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