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力前锋:我不叫哈默德 亨利粤语翻译也有误

2018-06-18 13:01

  本赛季加盟广州富力的摩洛哥前锋Hamed-Allah已经是球队的一大旗帜人物,他的名字也被和球迷一再提起。即便他并不能听懂中文,也不太会说英语,他还是察觉自己名字的中文发音有些奇怪。在接受采访时,Hamed-Allah笃定地说:“我不叫‘哈默德’,我叫‘哈姆达拉’!”

  Hamed-Allah是摩洛哥人,讲阿拉伯语,名字本身也带着浓厚的伊斯兰色彩。Hamed-Allah被译作“哈默德(Hamed)”,自然是个译名上的疏忽,没能遵守“名从主人”的翻译规则。

  和普通话中的“哈默德”比起来,Hamed-Allah的粤语译名“汉达拉亚”无疑贴近了许多,广东体育频道的足球解说员陈宁说:“粤语中‘汉达拉亚’的发音就跟他的母语很接近,‘哈默德’是完全错的,人家的名字该是什么就是什么,不能。”虽然Hamed-Allah本人也指出了错误,但大家仍然习惯称之为“哈默德”,甚至“将错就错”地将其简称为“哈魔”,以此称赞其恐怖的得分能力。

  和“哈默德”这个例子差不多,前两个赛季效力于广州富力的后腰Rostyn Griffiths的译名也有着明显的纰漏。Rostyn是译名的主体无可厚非,令人诧异的是,Rostyn被翻译为“罗伊斯顿”,这也是一个十分生硬且奇怪的译名。记者曾询问过Rostyn本人,其发音应为[r:stin],将其翻译成“罗斯汀”显然要比“罗伊斯顿”到位得多。

  没人希望自己的名字被胡写一通。打个比方,汉字也可以找到相对应的日语发音,但会有哪个中国人希望自己名字的拉丁拼写是日语发音形式的呢?推己及人,我们在翻译外国人姓名时也要注意尊重其母语和文化。

  此次世界杯,韩国队的大名单里再次出现了“朴主永”的名字,稍稍有点资历的球迷便能够发现,他名字的写法和8年前出征世界杯时不一样了,他当年的名字写作为“朴周永”。

  莫非是他改名了?实则不然。人名翻译的原则是“名从主人”,而在韩日就更加特殊,因为他们的名字往往有的汉字写法。如果仅看发音,“Park Chu-Young”可以翻译为“朴周永”、“朴主英”、“朴周泳”等不下十种。实际上,韩国人进行户口登记时,一般都会将注册自己的汉子名字。因此,要想知道韩国人名字准确的中文写法,只要看他们的身份证就一目了然了,而“朴主永”就是其身份证上的汉字写法。

  不只是朴主永,国内也犯过其它错误,比如象大家所熟悉的韩国球员奇诚庸 (Ki Sung-Yueng)的名字,其准确写法应该是“奇诚镛”,李青龙(Lee Chung-Yong)应为“李菁龙”。

  日语姓名也是如此,单从发音很难判断其名字写法。说“Shinji”,根本猜不到这是指“(香川)真司”、“(冈崎)慎司”还是“(小野)伸二”,必须看到他们的汉字写法,才能确定是在叫谁。

  和中国人一样,韩国人和日本人也很在意姓名用字,起名字时都会去挑选较好的汉字进行排列组合,以图吉利。从这个角度讲,随意书写人家的名字实在会显得太轻慢。

  因为汉字可表意,所以在译名用字上,也一定要注意分寸,尽可能避免使用让人产生联想的字。举个例子,曾效力于河南建业的尼日利亚中场“奥比(Obi)”,倘若他的名字被译作“凹鼻”,虽然只是个音调上的变化,却很容易让人产生长相扭曲的印象。同理,把“皮尔洛(Pirlo)”译成“屁儿裸”,就足以将译名变身。

  从用字角度讲,普通话译名会相对典雅些。“碧咸”这两个字在粤语中的发音的确比普通话的“贝克汉姆”更接近英语(Beckham)原音,但用字实在太不美了。“碧”字还好,“咸”字就难看了些。

  罗纳尔迪尼奥的粤语译名一度被写作“朗拿颠奴”,不可否认这几个字的发音的确非常接近Ronaldinho的葡萄牙语原音,只是翻译用字实在无法让人理解,“颠”和“奴”在汉语里可都不是什么意思美好的字,试问会有谁愿意给自己家孩子取名为颠、奴?“朗拿颠奴”终究不够雅观,同音情况下写成“朗拿甸努”会好很多。

  虽然在Hamed-Allah的这个翻译上,粤语版的“汉达拉亚”完胜普通话版的“哈默德”。不过,粤语译名也并非无懈可击,粤语译名完全可以做得更好,只是在某些地方还有待改进。

  粤语译名目前的短板在于,经常习惯性地将其视作英语系籍贯。当然,这个问题早些年也存在于普通话的译名中,现在则基本尊重其原音了。

  西班牙语算是粤语译名的“大伤”。最著名的例子当属西甲球队巴伦西亚(Valencia)。西班牙语中,字母“V” 和“B”的发音大多互换,“V”在词首时通常发音为“b”。“Valencia”不应被译作“瓦伦西亚”和粤语中的“华伦西亚”。同理还有被称作“潜水艇”的比利亚雷尔(Villareal),它的粤语译名是“维拉里尔”。西班牙前国脚华金(Joaquin)的粤语译名“祖昆”堪称粤语译名的败笔之代表,这是个完全想当然的“英式思维”译名,根本没考虑西班牙发音。

  法语系的粤语译名也硬伤颇多。法国前国脚特雷泽盖(Trézéguet)的粤语译名是“查斯古特”,如果特秃当年选择代表阿根廷国籍,那么他被译作“查斯古特”可能问题还不大。至于特秃的老搭档——蒂埃里·亨利(Thierry Henry),按法语读音,翻译成“昂利”会更接近原音。不幸的是,“亨利”这个名字太普遍,他也踢得太出名,以至于无论是普通话还是粤语,大家都喜欢叫他“亨利”。在这个人身上,和球迷只好从众……新快报记者 王敌

  声明:凡注明为其他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东方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本赛季加盟广州富力的摩洛哥前锋Hamed-Allah已经是球队的一大旗帜人物,他的名字也被和球迷一再提起。即便他并不能听懂中文,也不太会说英语,他还是察觉自己名字的中文发音有些奇怪。在接受采访时,Hamed-Allah笃定地说:“我不叫‘哈默德’,我叫‘哈姆达拉’!”

  Hamed-Allah是摩洛哥人,讲阿拉伯语,名字本身也带着浓厚的伊斯兰色彩。Hamed-Allah被译作“哈默德(Hamed)”,自然是个译名上的疏忽,没能遵守“名从主人”的翻译规则。

  和普通话中的“哈默德”比起来,Hamed-Allah的粤语译名“汉达拉亚”无疑贴近了许多,广东体育频道的足球解说员陈宁说:“粤语中‘汉达拉亚’的发音就跟他的母语很接近,‘哈默德’是完全错的,人家的名字该是什么就是什么,不能。”虽然Hamed-Allah本人也指出了错误,但大家仍然习惯称之为“哈默德”,甚至“将错就错”地将其简称为“哈魔”,以此称赞其恐怖的得分能力。

  和“哈默德”这个例子差不多,前两个赛季效力于广州富力的后腰Rostyn Griffiths的译名也有着明显的纰漏。Rostyn是译名的主体无可厚非,令人诧异的是,Rostyn被翻译为“罗伊斯顿”,这也是一个十分生硬且奇怪的译名。记者曾询问过Rostyn本人,其发音应为[r:stin],将其翻译成“罗斯汀”显然要比“罗伊斯顿”到位得多。

  没人希望自己的名字被胡写一通。打个比方,汉字也可以找到相对应的日语发音,但会有哪个中国人希望自己名字的拉丁拼写是日语发音形式的呢?推己及人,我们在翻译外国人姓名时也要注意尊重其母语和文化。

  此次世界杯,韩国队的大名单里再次出现了“朴主永”的名字,稍稍有点资历的球迷便能够发现,他名字的写法和8年前出征世界杯时不一样了,他当年的名字写作为“朴周永”。

  莫非是他改名了?实则不然。人名翻译的原则是“名从主人”,而在韩日就更加特殊,因为他们的名字往往有的汉字写法。如果仅看发音,“Park Chu-Young”可以翻译为“朴周永”、“朴主英”、“朴周泳”等不下十种。实际上,韩国人进行户口登记时,一般都会将注册自己的汉子名字。因此,要想知道韩国人名字准确的中文写法,只要看他们的身份证就一目了然了,而“朴主永”就是其身份证上的汉字写法。

  不只是朴主永,国内也犯过其它错误,比如象大家所熟悉的韩国球员奇诚庸 (Ki Sung-Yueng)的名字,其准确写法应该是“奇诚镛”,李青龙(Lee Chung-Yong)应为“李菁龙”。

  日语姓名也是如此,单从发音很难判断其名字写法。说“Shinji”,根本猜不到这是指“(香川)真司”、“(冈崎)慎司”还是“(小野)伸二”,必须看到他们的汉字写法,才能确定是在叫谁。

  和中国人一样,韩国人和日本人也很在意姓名用字,起名字时都会去挑选较好的汉字进行排列组合,以图吉利。从这个角度讲,随意书写人家的名字实在会显得太轻慢。

  因为汉字可表意,所以在译名用字上,也一定要注意分寸,尽可能避免使用让人产生联想的字。举个例子,曾效力于河南建业的尼日利亚中场“奥比(Obi)”,倘若他的名字被译作“凹鼻”,虽然只是个音调上的变化,却很容易让人产生长相扭曲的印象。同理,把“皮尔洛(Pirlo)”译成“屁儿裸”,就足以将译名变身。

  从用字角度讲,普通话译名会相对典雅些。“碧咸”这两个字在粤语中的发音的确比普通话的“贝克汉姆”更接近英语(Beckham)原音,但用字实在太不美了。“碧”字还好,“咸”字就难看了些。

  罗纳尔迪尼奥的粤语译名一度被写作“朗拿颠奴”,不可否认这几个字的发音的确非常接近Ronaldinho的葡萄牙语原音,只是翻译用字实在无法让人理解,“颠”和“奴”在汉语里可都不是什么意思美好的字,试问会有谁愿意给自己家孩子取名为颠、奴?“朗拿颠奴”终究不够雅观,同音情况下写成“朗拿甸努”会好很多。

  虽然在Hamed-Allah的这个翻译上,粤语版的“汉达拉亚”完胜普通话版的“哈默德”。不过,粤语译名也并非无懈可击,粤语译名完全可以做得更好,只是在某些地方还有待改进。

  粤语译名目前的短板在于,经常习惯性地将其视作英语系籍贯。当然,这个问题早些年也存在于普通话的译名中,现在则基本尊重其原音了。

  西班牙语算是粤语译名的“大伤”。最著名的例子当属西甲球队巴伦西亚(Valencia)。西班牙语中,字母“V” 和“B”的发音大多互换,“V”在词首时通常发音为“b”。“Valencia”不应被译作“瓦伦西亚”和粤语中的“华伦西亚”。同理还有被称作“潜水艇”的比利亚雷尔(Villareal),它的粤语译名是“维拉里尔”。西班牙前国脚华金(Joaquin)的粤语译名“祖昆”堪称粤语译名的败笔之代表,这是个完全想当然的“英式思维”译名,根本没考虑西班牙发音。

  法语系的粤语译名也硬伤颇多。法国前国脚特雷泽盖(Trézéguet)的粤语译名是“查斯古特”,如果特秃当年选择代表阿根廷国籍,那么他被译作“查斯古特”可能问题还不大。至于特秃的老搭档——蒂埃里·亨利(Thierry Henry),按法语读音,翻译成“昂利”会更接近原音。不幸的是,“亨利”这个名字太普遍,他也踢得太出名,以至于无论是普通话还是粤语,大家都喜欢叫他“亨利”。在这个人身上,和球迷只好从众……新快报记者 王敌